FC2ブログ

4/13

  • Day:2018.04.13 19:04
  • Cat:2018

  總是在夜半時刻夢夢醒醒數回,每個夜晚一如往常,作著古怪脫實的夢,這樣的情境卻又稀鬆平常,攫走我的精神,使每日都過得恍惚。
  運氣好的,我會馬上忘記,睡個宛如一般人的好覺;運氣差的,則會記著一整天,甚至在睡夢中驚醒。
  譬如說,這些是我昨夜總共夢見的:

---
  我搭車由蜿蜒的山路一路向上,當時我正要去山裡頭的朋友家拜訪,車上還有其他乘客,但一一在終點站前下車了。除我以外的最後一位乘客是個老先生,他交給我一個護身符後便離開了。我想著再過一站即將抵達目的地,而在那之前,我出車禍了。
  我躺著哭,就這麼醒了。
---
  睡夢中聽到類似母親的女聲在耳邊喚著我的名字。卻是以異於母親的口吻,在三更時刻吵醒了我。
  我大概又幻聽了。
---
  我和你在車上接吻了。
  你把我擁過,讓我看不清楚你的表情,昏暗的車內更是助長煽情。
  我沒有拒絕你,我不明白為什麼。
  可是我嚐到鹹鹹的味道,我知道那是什麼味道,因為我知道你在哭。
  「為什麼呢?」
  正想開口問道,我又醒了。
---
  在夢裡我對某種毒品上癮,我被帶到醫院進行戒癮治療。
  在那裡我看見很多與我同樣情況的人,他們看起來很正常,就像我一樣。
  可是他們告訴我,他們很痛苦。
  接著在我準備爬上醫院樓梯時,我產生了誇張的戒斷症狀,我呼吸困難、渾身發抖,腦中有強大的脅迫感近乎壓制理智,那種焦躁感讓我無法忍受。
  我喘不過氣,好痛苦。
  然後我醒了。
---
  我驅車想到外公的塔位前祭拜他,我很想念他,也為自己沒有回去掃墓一事感到遺憾。
  我在複雜的馬路不停地繞呀繞,始終找不著目的地。於是我回到外公家,正巧碰上幾位阿姨在廚房料理著晚餐,明明好久不見她們了。
  我跟她們說我找不到外公,她們卻一臉詫異地望著我,好像我說了什麼荒謬的話。
  接著阿姨在紙上畫了幾個符號,我現在想不起來是什麼意思,我僅記得她告訴我,外公說他再也沒辦法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夢裡的我卻像能夠看見外公的表情,我看見他哭喪著臉,好像有什麼難處無法解決,就那樣憂心忡忡地踱步。
  然後我哭了,一種難以言語的感傷湧現,彷若心疼又似懊悔,哭著哭著我便醒了。
  我是真的哭了出來,臉頰滿滿的眼淚,鼻涕甚至讓我喘不過氣。
  哭到醒來的頻率簡直高到我難以置信,有時幾乎每天都在濕掉的枕頭中清醒,就只是夢到些令人難過的畫面罷了,這是一種病嗎?
---
  「妳過得好嗎?」
  很好,很好,能活著便是好。

  這不就是你們所希望的嗎?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