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

  • Day:2017.05.14 15:10
  • Cat:2017

  適逢佳節,看著路上行人往復,有些隻身、有些成群;車潮湧入、車陣堙窒,整個城市變得熱鬧起來,平常見不到的光景都在此時乍現,為了慶祝這個全世界都有的節日。我想這種貼近生活的節慶才更有紀念的意義,特別是從小相處的至親。
  我相信父親與母親在整段人生裡頭富有的意義是非同凡響的,如屹立的碉堡,給予保護,鞏固孩子的自尊,又如悉心的飼主,哺育、拉拔,提點世上的惡與危險,以確保孩子悠然的成長。他們偉大,值得崇敬,對孩子的付出往往超出能回饋到的,而我在稍經人世後才悟得孝這個字詞的涵義,想來也是對自己的母親感到有些歉疚。
  可是有時候好壞是並存的,我想至親的存在能夠改變一個人的一生,當然也能摧毀一個人的一生吧?

  我還記得友人向我說著自己的兒時記憶,她說自己在幼時曾被哥哥慫恿偷竊,被爸爸發現後除了厲聲斥責,還提著菜刀揚言要砍下她那隻爬滿罪惡的手,將她的手緊揪不放,罵了好久好久,友人也哭了好久好久。她說現在想起來覺得好可怕,卻也覺得很有趣,起碼她不再有偷竊的念頭了。
  我聽著這些趣事,確實認知到家庭帶給一個人的影響。我回憶起自己的童年,鉅細靡遺地審視了自己,我不能說自己是差勁的人,這樣會辜負母親帶給我的教育,但我卻也無法稱自己是個完美的人。譬如說,我似乎缺少了感受某些愛的能力。
  在我開始在小兒科的工作後,常常見到各種家庭模式,母親與兒子,父親與女兒,雙親與子女,我本該習慣這些進進出出的人們,何況這也是正常不過的情景了。可是當我開始注意到其他小細節,年齡、互動、肢體動作,我的腦袋卻進入了噁心的迴路,想著「他們應該很快就離婚了吧?」、「他們應該會情緒失控虐打小孩吧?」、「這是父母應該有的行為嗎?」這些完全一廂情願的想法,讓惡意佔滿我的腦袋。
  我總是說服自己,當你的童年裡頭充滿暴力、謾罵、強暴及虐待,失去安全感是很正常的事。我想出各種理由來安慰自己,可是那種自心底發起的疙瘩還是讓我頭昏嘔心。
  我曾跟一個朋友這麼說道:「我看到有些爸爸對自己的女兒施予的肢體動作,勾肩搭背或摸頭,我都覺得好噁心。這是爸爸會對女兒做的事嗎?」即使我反覆告訴自己,這就是親情哪,但恐懼感仍浮在心頭,不禁問了朋友這個問題。
  當時他只是笑笑地說我想太多了,對方是感情好的父女呢!
  那麼,我即是缺乏感受親情愛的能力了。
  我總是過度緊張和擔憂,既可憐又可笑。痛苦不須找上門,我會自找苦痛來自虐。

  起碼,我已經不相信永恆的愛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