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 Day:2017.04.15 02:06
  • Cat:2017

  那天我夢到你,你和那位我一點也不意外的女孩子交往了。我忘記我當時是什麼情緒了,我也忘了我當下的動機,不過我倒是記得我寫了一張紙條給你,裡面只寫了一句話:「你希望我回去嗎?」
  然後你邊笑著,就是我還十分熟悉的那種笑容,嘴角有點斜斜的,看上去有些輕浮,卻又不到那樣膚淺,感覺又似憐愛的笑容,邊寫了一串字回我:「我不太懂妳的意思,應該說,不管是在哪條路上遇見了誰,碰上什麼意外,只要能夠走到最後,那就算是好的。只是也許某些選擇會讓我走得比較辛苦而已。」
  後來我沒有回覆了,夢到這兒我也醒了。
  整段夢境其實我也僅對這些片段有記憶而已。有人說夢境是現實的縮影,那些你曾展露出來的、藏起來的,皆會透過夢境來提醒(折磨)自己,就像有些人做了虧心事,便會連夜夢見自己遭受報復的情境。
  我原本就是個多夢、易夢者,我想我頻頻作夢的原因或許也是我對周圍的人有著太多歉疚了,那些來不及說出口的話,更甚至是挺著倔強而說的反話,總之我老是在破壞世界萬物施予我的愛。
  其實我並不介意自己是否成了你所言之那條「辛苦的路」,我只在乎自己對你而言並不是「最好的結果」,這種隱晦的說法更是令我沮喪,儼然我是個很糟糕的選項。

  對於夢境的解釋眾說紛紜,一般常是說夢境與現實是相反的,我後來想想,這樣的說法應該再更謹慎地加上註解,那就是夢境宛如一面映襯事實的鏡子,將我藏起來的懦弱及不堪全都暴露在裡頭。我想粉飾的那些,又全部浮現在腦海,旦暮朝夕侷促不安,就連睡眠中也不放過我,這就是我的夢,這就是我的人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