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黃色

  • Day:2017.04.04 19:09
  • Cat:2017

  我躺在病床上,雙眼直勾勾地瞪著,天花板仍如昔地潔白,毫無瑕疵地令人作嘔。我最討厭完美的東西了。
  環視四周,只有我孤伶伶地躺在這兒。
  一堆針頭及管子從我體內延伸出去,器械滴答作響,監視著我是否仍活著。
  好慘,就連生死都得受人監控。

  我緩慢坐起身,病床隨之發出嘎吱聲。真擾人哪,萬物時時刻刻提醒我正存活著。
  我望了下手邊的點滴,透明的液體正以每分鐘兩毫升的速率流進我體內。真噁心啊……這種任由不知名的外來物恣意入侵我的身體,正如同過去的我所經歷,被他人強行侵犯而我卻無從抵禦,著實讓我反胃。
  我盯著手上的粗針,還能明顯地瞅見發青的靜脈。
  接著一陣強勁的胃部痙攣感湧上,我能感受到我的內臟在體內翻騰,猶如用手扭緊一般,讓人無法喘息的痛苦。我試圖阻止這股打從心底的噁心感,莫奈我愈想平息它,這感覺卻愈發折騰我,挾帶戰慄的不適感不斷湧升,我甚至感到雙眼發白、眩暈不止。
  於是我趕忙按下床頭的呼叫鈴,企盼著我的護理師能夠帶給我一些幫助,我是指,讓我不再那麼難受了。
  我簡直快發狂,彷彿有個碩大的腫瘤積佔我的腦血管,壓迫我的腦神經,脹痛導致我無法思考,頭痛欲裂,然後靜脈輸注液又不停地、毫不顧慮我的感受地流進我體內,這是何等的不堪。
  我唯二能感受到的僅有強烈的噁心感和一種脫離現實感,我這樣是還活著嗎?
  我數著自己的心跳,當我數到第三十二下的時候,護理師終於打開病房門進來了。
  「怎麼了嗎?」她劈頭就這樣問我,雖然臉龐總是笑盈盈的,但我知道她只是想確認我是不是惡作劇罷了。
  「吶,我說那個啊……」我眼神向斜上方睨了睨,「幫我換成氯化鉀吧!」
  「呃,妳在說什麼?」她看上去十分困惑。果然是遲鈍至極的笨女人。
  我怕她不明白我的意思,便以手指了下身旁的點滴,我還保有一點點體貼。
  「這個啊,別用什麼氯化鈉了,幫我換成氯化鉀吧,高濃度的那種,妳知道的吧?」
  我望著她,她也望著我,用一種驚懼卻又狐疑的眼神盯著我瞧,我猜她一定覺得我瘋了,然後正準備將我的情況呈報給主治醫師。

  「拜託,就幫我這一次吧,我迫不及待想體會我的重生了!」我幾乎是笑著說出來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