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3/7

  • Day:2017.03.07 17:16
  • Cat:2017
  
  從以前吧,我便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喜怒不形於色的人。因為我總想著不可以打擾到他人,不想讓負面情緒影響周遭的好氣氛,不想讓他人來關心我的故事。
  我還記得我到現在仍然十分厭惡如校園輔導室這樣的地方。
  在我還小的時候,父母的爭吵與離異已經超乎我的承受範圍,生命裡不斷出現的暴力行為活生生地扼殺我本該有的純真,而我卻不曉得該如何改善這些問題,最後我趁著上課時去了輔導室,希望能找到些幫助,我哭哭啼啼地拼湊著我的無助,我認為我還是個孩子,將心中的不安與絕望流露於表是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吧。
  然而最終輔導老師只對我說了一句話,他對我說:「這有什麼好哭的?你又不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
  這句話造成我極大的陰影,我預想的安慰、指引、鼓勵通通都沒有發生。那一瞬間,我覺得我好像想哭也哭不出來了。
  原來不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就沒有悲傷的資格,以及,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承擔自己痛苦的餘裕。
  當然,這些說法只是在我被一陣冷嘲熱諷後所想出來安慰自己的。事實上,我認為世界上任何一種傷痛都有被關心的資格,悲傷是不分階級的。
  不過另一事實是,這件事的確成了我內心的坑洞之一。
  大多數的人類在自己的傷痛被人理解前,是不會主動憐憫他人的。每個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關懷與理解,有些人的個性比較溫順,大概就是鬱鬱寡歡,散發出一股低壓,讓周遭的人十分不自在,之使忍不住關心一下以免被這股低壓悶得窒息;相對上也有較激進的一類,口出惡言、冷嘲熱諷、煩躁頻頻,有時候這樣的狀態宛若帶刺的拒馬,周遭的人太靠近說不定還會受傷呢。譬如說,對我說了「你又不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這樣的話的輔導老師。
  假如在自己準備傷心難過的時候,還得去顧慮自己是不是世界上唯一可憐的倒楣鬼,如此才有落淚的資格,我想沒有人哭得出來了吧。
  有人說「痛苦是比較出來的」,我倒不這麼認為--世上每種不幸都並不令人引頸期盼,痛苦就是痛苦呀,它就是積在那,使得人們難受苦悶,沒人願意自己遭遇任何的不幸不是嗎?難道當自己正在挨餓受凍之時還得掛心遠在西亞地區的戰爭饑童嗎?痛苦即是痛苦,再多的比較僅是對比自己要悲慘的對象落井下石了。
  人類誕生於世的第一件情緒便是嚎啕大哭,為何我們還想拼命止住自己的淚水呢?
  我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喜怒不形於色的人,除了心裡的陰影致使我不斷壓抑外,另一原因或許是我也不希望自己和他人比較痛苦,不想在心中數落他人;反過來說,也是不希望他人在內心嘲笑我的苦痛,即使它再細微,仍然是讓我感到憂悶的那片烏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