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y:2016.08.07 14:07
  • Cat:2016

  上週有一則新聞獲得很高的關注,內容是一男子不滿自己遭警連續開單,憤而提刀重傷該名警察。當時過程被監視器完整錄了下來,事發後也將影片公開在網路上,更有此警員手臂傷口的相片流出,刀傷之深之廣讓人怵目驚心。
  然後這件事情引起一陣公憤,眾人實在不敢相信警察這種被視為正義與權力的存在竟然遭人挑釁,不對,應該是恣虐,或是迫害。他們總是一貫地挺起胸膛維持正義,作為前線保護無能無力的我們,畢竟人類是那麼的脆弱--我們輕易地就能加諸傷害於另一人的身上,心靈、生理,傷害一個人往往比拯救一個人還要易如反掌,正如同此篇新聞裡頭的男子與警察。
  在這篇新聞爆發後,許多罵聲揚起,多半是譴責那泯滅人性的加害者;我們長久以來規束自己不可成為離經叛道之徒,然而這些本該是正義與良善的人事物卻要擔心受到迫害,只因為人類實在過於脆弱了,我們擔心著負傷、擔心著分離、擔心著死亡。

  後來某次朋友和我聊天正好聊到此事,他對這則新聞感到一陣憤恨難平,先是朝我發洩了幾句,然後說:「我真想去那男人被收押的看守所,我絕對去那踢他幾腳,沒把他打到頭破血流我不甘心!」
  我嚇了一跳,接著回答他:「你這樣傷害他,跟他傷害警察有什麼兩樣呢?」
  朋友答道:「當然不一樣,因為他這種人的生命不值錢!」
  聽到這裡,我就想起美國知名的連環殺人魔Albert Fish在首次接受心理輔導時,曾經說了這樣的話:我一直有一種強烈的渴望去對他人製造痛苦 ,也渴望別人對我製造疼痛,我就是一直都很享受任何疼痛的感覺。
  及在2014年轟動全台灣的捷運隨機殺人魔鄭捷的其一口供:我從小學時就想自殺,不過沒有勇氣,只好透過殺人被判死刑,才能結束我這痛苦的一生。
  「傷害他人」從來就沒有一個正式的理由,大家都是想要紓發自己難以處理的情緒,有時按捺不住便破口大罵了對方、有時壓抑不了顫抖的拳頭而揮拳毆打、有時僅是享受虐殺那些無反制之力的動物們的快感……一個謊、一些誹謗、一把利器、一次侵犯,好多好多。

  那些殺人、重傷、誘姦等罪惡滔天的罪犯理當得受到該有的懲罰,最好是與受害者相同級數與痛苦的懲罰,如此一來才能解放所有無辜受害的靈魂。然而,非事件當事人的我們,究竟有什麼資格去傷害那些加害者呢?這樣的正義反倒成了一種暴力,是暴露在陽光下的黑暗。
  我們總是不斷地傷害另一個生命,只因自己的憤怒、哀傷、嫉妒、貪婪、壓抑、忐忑等情緒。
  世界上的虐殺動物、非法繁殖、非人道宰殺、黑白階級、誘姦殺人、國家戰爭,這些事物永遠都不會消失,因為「傷害」總是存在我們的思考裡。
  快樂不會世代傳承,只有仇恨才會。

  「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 /德蕾莎修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