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

  • Day:2016.07.18 14:09
  • Cat:2016

  有時候我常在想,為什麼人類只能決定自己要不要死去,卻無法決定自己要不要誕生呢?
  我們可以在自己想要的時機、想要的環境;是要風光地殞落,還是孤單地凋零;是要徜徉在疼痛與血泊之中,還是永眠於漫漫的長夜……一些有機溶劑、幾片藥丸就能奪走一條生命;刀片、繩索、電器,唾手可得的物品就能決定我們的生死。
  那為什麼「誕生」是種不可逆且無從自主的行為呢?

  有些人的誕生就像一場災難,自幼便受限於社會階級的桎梏,或是飽受戰亂流離之苦,物資缺乏生活貧瘠,或是有著自己不想接受的生理缺陷,更悲慘的還有遭自己雙親遺棄、虐待、冷落。然後他們努力地活著撐著,接受那些被迫選擇的選擇,奉養著自己喊不出口的爸爸媽媽……為什麼有時活著似乎比死去還辛苦呢?而我們卻總將「死亡」念作懲罰,以死作為刑罰、威嚇。
  早期(甚至某些待開發國家)有些女孩在一出生便被出售到妓院去,有些男孩則被賣到勞力工廠,在老舊的紅燈下敞著身子、在陳年的油污下蜷著身子,卑賤地活著、廉價地活著……
  倘若「誕生」是一件能夠選擇的事情,這些惹人哀嘆同情的情境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呢?

  我原本以為新生命的降臨是件怡悅值得慶祝的好事,直到瞥見那些在角落被遺忘的悲哀。
  為何誕生就像是在幫他人受罪或是作為犧牲品?生命難道本該如此沒尊嚴嗎?

  我一直以為自己十分適合從事如社會工作者或心理治療師等職業,我總是喜歡觀察與承受他人的情緒,試圖連接他的寂寞,拆解對方內心扭曲的根源。可是我後來發現自己在窺見一切後,卻只有不斷的比較、同情、恐懼等無用的情緒,有時候甚至忍不住落井下石、冷眼旁觀。
  原來我不是我所認為的那樣樂觀體貼,我想知道大家的故事,只是想找出能夠互舔傷口的伴及藉由指責他人的悲傷好讓自己心裡能夠快活點。
  啊啊--我真是太噁心了。
  我也是那種令人憎惡到顫抖的卑鄙之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