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4/12

  • Day:2016.04.12 17:42
  • Cat:2016

  那天診所醫助小姐的先生帶著他們的小孩來看病,透過玻璃門我看著約莫五歲的小男孩,皺著眉頭、噘著嘴,臭著一張臉,雙頰燙得發紅。剛好那天來看診的病患不算太多,醫助小姐看見板著一張臉的男孩走向櫃檯掛號,手還緊揪著爸爸的衣擺,便輕聲地問了他:「你怎麼了?跟媽媽說。」溫柔且慈愛。
  原本顰眉蹙額的男孩一聽見自己的母親如此問道,眉頭垂下,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就像把全身僅存的倔強都卸下了,小小的肩膀顫抖著,手不太靈活的胡亂抹掉眼淚,卻又止不住嗚咽。
  然後我就想起自己小時候好像也有過類似的經驗,深夜突然覺得不太舒服,爬起床來卻吐了一地,父母親都不在家,我只好默默地清理再躺回床上,待我再次醒來則是母親開啟門鎖的聲音吵醒了我,我狂奔到客廳,母親一看見我,先是驚訝地問我怎麼還沒睡,而我看著母親的臉,視線就慢慢被眼淚模糊了。
  這樣的感覺真好。
  這種可以讓自己完全卸下武裝的感覺真好。
  ……真好。

  以前失眠頻犯,甚至在睡著時仍會咬緊牙關,看了醫生改善了些,近些年也嘗試多接納各方想法、接觸各種人,那種緊張感慢慢痊癒了。但為什麼我現在回頭,卻完全想不起來這種充滿歸屬感的感覺是什麼樣子,是幸福得想笑,還是暖得想哭,我好像失憶了。
  我總是懷疑著別人的美好,覺得這些美好終究會消失,然後對他人的愛和誓約感到嗤之以鼻,讓心中的扭曲破壞了這些最純潔的情感。到底是什麼時候,懷疑已經盤據我整個腦袋,再也沒辦法解除防備了。
  真是恨不得扼殺自己內心的黑暗面,如果說有什麼能夠逼瘋我,那就是我了。

  『有些痛苦的記憶就像海潮,時而洶湧時而平穩,一片一片襲來,拍打著你的人生,侵蝕著你僅存的意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