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y:2012.01.25 09:33
  • Cat:2012
  左小腿上那塊疤已經好久好久了,見它都沒有褪色的跡象,令我老覺得不是滋味。
  那塊疤是我被機車的排氣管燙到,起初並沒有痛覺,而是之後才發現它起了水泡,之後水泡破了傷口發炎,雖有求診不過還是留下了難看的疤痕。

  雖然疤痕會褪去,但是在它褪色消失之前,總會被他人盯著瞧,那感覺就像是大家在窺探「我的傷痛」。
  想要得知那個疤是因為什麼而留下?那個疤為什麼會至今還未褪色?
  而在那塊疤淡去以前,每瞧見它一眼,留下這疤痕的過程便會浮現眼前,使人無法忘記自己是如何受傷的。
  就好像當人問起:「你這疤是怎麼留下的?」而你卻能清楚地回答他這塊疤的由來,永遠無法忘記自己怎麼會留下這疤痕。

  沒有不會淡的疤,大家總是這麼說。
  不過即使疤痕淡去了、消失了,在身體上已經看不見了,可是難以忘記的卻是自己受傷的過程。
  疤痕只是一個提醒自己「還沒復原」的記錄,然而即使康復了、再也看不見了,但人類仍然會將這過程謹記在心甚至耿耿於懷,因為疤痕它太醜陋太難淡化了……

  害怕再次受傷而想要逃開,則是因為人類不想再留下任何一個難以淡去的「疤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rackback


→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