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

  • Day:2016.11.23 15:57
  • Cat:2016

  我從來不認為談戀愛是一件輕鬆的事,雖然相愛好像只要一個怦然心動與彼此點頭就能成立,但想著接下來要怎麼呵護這段關係似乎又過於棘手。戀愛從不只是充滿歡笑與激情,還有互相顧忌、爭吵、咎責,美好的戀愛很多,令人失望的戀愛倒也不少。
  有時候我會覺得將現實強扣在「戀愛」裡頭好像是醜化了這麼美的情感,可是當粉色空氣散去,卻又發現兩人之間有這麼多的斷層。比如金錢,比如價值觀,比如原生家庭……戀愛原來就不是僅由一方付出而已……
  當見過太多的父母在生了孩子以後卻不細心地照料,內心在譴責他們怎能如此不負責任之餘,好像又有點感觸,大概是明白在激情過後的現實會讓人格外失望的感覺吧。
  
  人在過得越幸福時,越不能忍受任何的不幸。
  愛情本來就是盲目的,因為有些人始終不願意面對彼此之間的問題,因為……
  戀愛是美好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0/10

  • Day:2016.10.09 21:15
  • Cat:2016

  就懸在那兒,像鯁在喉頭的魚刺,扎得發疼,卻又吐不出來。
  那些沒得到答案的疑惑、未被證實的流言、無意獲知的小細節,正鯁著我令我反覆湧起反胃感。
 
  我突然覺得我不是那麼喜歡聰明人了,因為他們總是想著如何使他人信服。
  善於欺騙,同時又熟練拆解事件及觀察推理。
  相處之間盡是謊言,冠冕堂皇的說法則能毫無歉疚地吐出。
  真可怕。

  就繼續說謊吧,我是知道的,因為我也是聰明人啊。
  而我也說了謊呢。

----
  「我不想傷害你,可是我卻從你那兒受到許多傷害,我們之間只剩下單方面的忍受嗎?」
  
  

9/23

  • Day:2016.09.23 15:49
  • Cat:2016

  「真是個不會撒嬌的孩子啊。」她收起原本計畫要獎勵小男童的糖果,淡淡地說了這句話。
  我看著他,瘦瘦小小的,膚色黝黑,靜靜地坐在板凳上,手上緊握著硬幣,我猜那硬幣早已被捏到發燙了吧?他不吵不鬧,就是安靜地等待叫號,然後盯著牆上的電視,即使上頭播著艱澀乏味的新聞。
  我以為這就是討人喜歡的乖巧,卻在他不願接受她的糖而遭到一陣嘲諷後心中盡是啞然。
  於是我問了他:「你一個人來嗎?媽媽沒跟你一起來嗎?」
  他先是對我的提問感到一愣,接著微微頜首:「媽媽還在上班。」聲調仍充滿稚氣,可我從他眼底望見的卻是異於其他孩童的獨立與穩重,之使我不知怎地心頭湧上一股酸意。
  
  以前我問了已經當母親的同事這樣的問題,我說:「是不是當自己有了小孩以後,就會變得喜歡小孩了呢?」
  「不一定呢,有些小孩不討人喜歡。」這是她當時的回答。
  我並未替這番回答多下註解,畢竟我尚未為人父母,難以體會其話中情緒。
  沒想到時隔多日,我從男童離去的小小背影上又想起了這個問題,也許這就是同事口中「不討喜的小孩」吧。
  然而他從進門到離開,沒有發出任何一點噪音,甚至對待我們十分有禮貌,坐得端正不浮躁,完全不如其他孩童那樣活潑。
  印象中我也不是個善於撒嬌的人,我的家庭環境自幼便希望孩子能夠獨立,不太約束我們的行為,期望孩子能夠做到自我管制。不對,我現在回想,準確地說是父母經常不在家,孩子必須獨自料理自己的生活。
  我不太常見到父母,相處間的談話讓我感到好陌生,不曉得該從哪兒分享起我的生活?該如何宣洩我的情緒?要怎麼表達我的思念與愛意?充滿熱度的事物只剩下放學回到家那盞由我打開的電燈了。

  一則影片在網路上流傳,一位敘利亞男童在戰亂中被拯救出來,坐在救護車的椅子上,他異常平靜即使他滿身是血,他不哭不鬧即使他孤身一人。
  就像我瞧見的那名男孩一樣,他們不會哭鬧因為沒有人會摸摸他們的頭,沒有人給他們擁抱、獎勵、安慰。
  沒人給他們想要的,大人卻自私地希望他們能給自己想要的。

  獨立的孩子不會撒嬌。
  然而不會撒嬌的孩子卻不討人喜歡。

唯一的

  • Day:2016.09.03 16:25
  • Cat:2016

  有時候碰到天氣不甚晴朗的日子時,那種陰暗的蕭條感,帶有一點寒意,偶爾會下點雨,雖然有些涼,卻不至於將人凍到頻頻發抖的程度。
  「我很喜歡這樣的天氣呢。」每次遇上這樣的天氣,我總是和身邊朋友這麼說。
  或是外頭下著滂沱大雨,即使撐著傘在外頭行走仍會濺得滿身濕,從清晨下到傍晚,那種阻礙人們出門興致的天氣。
  「我很喜歡這樣的天氣呢。」大雨讓人們困在家中,然後我又說了這些話。
  以前都是自己走路上下學,頂著艷陽背著大汗走路著實讓人受不了,更別提下了大雨我要怎麼不讓自己溼透卻又安然地到學校了。
  「下這麼大的雨今天就請假吧,太危險了。」母親總是會這樣對我說呢。
  
  大概在入秋時吧,那種街道充滿寂寥,落葉會被冷風捲起的時節,母親有好長一段時間都在家裡,雖然幼時的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她會為我做飯,與我聊天,帶我去逛逛市場,不知怎地,那種本該讓人感到孤單的季節卻讓我覺得好開心好溫暖。
  又或是下雨天時,天色陰暗,外頭陣陣轟隆作響,母親也會要我待在家裡,我們倆人便會一起在家看著電視劇,那種感覺……
  人的記憶是由一長串的聯想所組成,某些痛苦或是快樂的記憶則會藉由情緒當下所碰見的事物而轉嫁在上頭。我想這些就是我心裡快樂的記憶了,每次碰上這種天氣總有難以言喻的感覺,那種大家被困在室內,聚在一起,有人陪伴的感覺。
  真喜歡秋季的下雨天呢。

  • Day:2016.08.07 14:07
  • Cat:2016

  上週有一則新聞獲得很高的關注,內容是一男子不滿自己遭警連續開單,憤而提刀重傷該名警察。當時過程被監視器完整錄了下來,事發後也將影片公開在網路上,更有此警員手臂傷口的相片流出,刀傷之深之廣讓人怵目驚心。
  然後這件事情引起一陣公憤,眾人實在不敢相信警察這種被視為正義與權力的存在竟然遭人挑釁,不對,應該是恣虐,或是迫害。他們總是一貫地挺起胸膛維持正義,作為前線保護無能無力的我們,畢竟人類是那麼的脆弱--我們輕易地就能加諸傷害於另一人的身上,心靈、生理,傷害一個人往往比拯救一個人還要易如反掌,正如同此篇新聞裡頭的男子與警察。
  在這篇新聞爆發後,許多罵聲揚起,多半是譴責那泯滅人性的加害者;我們長久以來規束自己不可成為離經叛道之徒,然而這些本該是正義與良善的人事物卻要擔心受到迫害,只因為人類實在過於脆弱了,我們擔心著負傷、擔心著分離、擔心著死亡。

  後來某次朋友和我聊天正好聊到此事,他對這則新聞感到一陣憤恨難平,先是朝我發洩了幾句,然後說:「我真想去那男人被收押的看守所,我絕對去那踢他幾腳,沒把他打到頭破血流我不甘心!」
  我嚇了一跳,接著回答他:「你這樣傷害他,跟他傷害警察有什麼兩樣呢?」
  朋友答道:「當然不一樣,因為他這種人的生命不值錢!」
  聽到這裡,我就想起美國知名的連環殺人魔Albert Fish在首次接受心理輔導時,曾經說了這樣的話:我一直有一種強烈的渴望去對他人製造痛苦 ,也渴望別人對我製造疼痛,我就是一直都很享受任何疼痛的感覺。
  及在2014年轟動全台灣的捷運隨機殺人魔鄭捷的其一口供:我從小學時就想自殺,不過沒有勇氣,只好透過殺人被判死刑,才能結束我這痛苦的一生。
  「傷害他人」從來就沒有一個正式的理由,大家都是想要紓發自己難以處理的情緒,有時按捺不住便破口大罵了對方、有時壓抑不了顫抖的拳頭而揮拳毆打、有時僅是享受虐殺那些無反制之力的動物們的快感……一個謊、一些誹謗、一把利器、一次侵犯,好多好多。

  那些殺人、重傷、誘姦等罪惡滔天的罪犯理當得受到該有的懲罰,最好是與受害者相同級數與痛苦的懲罰,如此一來才能解放所有無辜受害的靈魂。然而,非事件當事人的我們,究竟有什麼資格去傷害那些加害者呢?這樣的正義反倒成了一種暴力,是暴露在陽光下的黑暗。
  我們總是不斷地傷害另一個生命,只因自己的憤怒、哀傷、嫉妒、貪婪、壓抑、忐忑等情緒。
  世界上的虐殺動物、非法繁殖、非人道宰殺、黑白階級、誘姦殺人、國家戰爭,這些事物永遠都不會消失,因為「傷害」總是存在我們的思考裡。
  快樂不會世代傳承,只有仇恨才會。

  「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 /德蕾莎修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