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

  • Day:2015.12.30 05:24
  • Cat:2015

  前幾天朋友告訴我她在整理社群網站的好友名單,並將過去不曾聯絡過的老友或同學刪除。
  我想了下,自己倒是很少做這件事,幾乎很少主動刪除手機或是網路上的通訊錄。
  於是我便問了她,為什麼要刪除呢?那些人基本上還是算在「認識的友人」之範圍裡頭吧!

  「反正即使過再久,以後還是不會聯絡吧?像陌生人那樣,所以乾脆刪掉呀。」朋友如此答道。

  嗯……這倒是呢。
  我想我不想主動刪除你們,只是因為我不願去承認「我和你已經沒有任何關係」這件事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背影

  • Day:2015.12.06 12:22
  • Cat:2015

  啊啊--我看到了妳的背影。

  妳也許不會再來這裡看我了吧,畢竟我們已許久不曾聯絡了。
  我一直以來都將妳擺在我身後的位置,老是覺得妳的位置是屬於「替補」,是不容置換、卻也不曾選擇的那個名額。而我從來沒瞧見妳的背影,因為我總是在妳前頭,認為妳是受到我的保護,而我也必須有站在妳前頭的理由。我甚至在過去自私地替妳與她安排名次,認為是我選擇你們。不過我錯了呢,是「妳選擇了我」,才願意一直站在我身後。

  看著妳的相片、文字、生活,都和過去不同了。妳變得耀眼令人崇拜,過著充實的生活,逐步追求自己的理想,維繫著純粹珍貴的感情……妳獲得了一切。
  還記得妳曾經寫給我的卡片,上頭密密麻麻地寫著對我的感謝與祝福,妳說是我改變了妳,讓妳有動力繼續向前,用我熟悉的字跡寫著我是如何地努力之使妳崇拜……  
  而我,始終如一。
  仍過著渾噩自恃的日子。
  我應該打從一開始就先認清事實的,是妳選擇了我;更完整的說法是,妳已經超越了我……

  恭喜妳,我已經能夠看到妳的背影了。
  妳好勇敢,祝妳一帆風順。

11/18

  • Day:2015.11.17 16:14
  • Cat:2015

  「其實世界上的事物只分為三種:得到的、得不到的、失去的。
  而若能明白後兩者其實是沒有差別的,那麼世界就會簡單多了。」

蝴蝶

  • Day:2015.11.10 14:25
  • Cat:2015

  我是一只蝴蝶,翩翩於你們衣袖間,輕輕振著我小小的翅膀,幻麗的花紋令你們繚目迷亂。
  停頓在你們胸口、肩頭、眉梢、髮絲,落下鱗粉使之閃閃發亮;發現我的存在,然後隨手一拍又消失了。
  我擺弄著衣裙--翅膀--,在身邊奪走你們的注意力。
  不是惱人的蟲子,我是蝴蝶。
  我是一只蝴蝶。
  你們看見我了,我正在飛著、繞著,在你們眼底、你們耳下。
  無聲無息,悄悄地歇在你們手心,或那厭厭的骨節上。
  伸出手,能抓住我嗎?

  我想不行吧。
  因為我是蝴蝶。

11/9

  • Day:2015.11.09 12:32
  • Cat:2015

  若真要指明,近期最討厭聽到的話非這句莫屬:「我以前這樣過也沒怎樣啊!」
  真是,非常討厭。
  為什麼人們總愛透過數落與藐視來獲得滿足,為什麼總愛延續自己的不幸?
  
  前些時候看見朋友在討論一則關於學生遭受體罰的報導,內容大意而言是學生承受不住教師的羞辱性體罰而投訴媒體。而朋友們便轉貼這則報導,然後批評那些學生簡直是群爛草莓,因為過去他們可是承受比他們更嚴重的體罰呢,如今仍安然無恙。
  看到這兒,我不禁自心底竄出一股寒意,沿著背脊直逼頭皮發毛……
  為什麼我的朋友竟然會希望其他人們和自己一樣承受不幸呢?
  難道是認為這樣比較「公平」嗎?

  近年來「仇女」「仇男」「仇富」「仇貧」諸類詞彙廣泛出現,實在令我感到憂心。
  拜託,別再散播不幸了。
  他人根本沒有必須了解你傷痛的理由,根本沒有重演一次你傷痛的這種劇本。
  過去的你是如何勇敢,而堅強地活到了現在,值得他人稱許;若你至今仍無疾無憂,那麼請祝福別人得到幸福。
  停止仇視、挖苦、虐待、摧毀。

  拜託,別再散播不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