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

  • Day:2014.12.10 13:34
  • Cat:2014

  有時候我還蠻常和身邊的朋友說「你何必那麼在意呢?你即使在這兒生氣,對方也完全不曉得,他們完全不會當成一回事,只是你自己吃虧而已呀!」
  唉呀雖然我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不過偶爾還是會禁不住而生悶氣。

  我知道自己無法融入,大概是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的那種。
  即使妳告訴我,我對妳而言是很重要的人,不過我明白那只是討好我、為了解決表面上凝滯關係的說詞。
  想了想,我便自己沮喪起來,然後決心要將你們放到另一塊位置上。這樣做似乎沒什麼意義,因為妳也不會發現我悄悄地改變了自己的態度,一輩子都不會發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2/6

  • Day:2014.12.06 14:29
  • Cat:2014

  是不是因為充滿著不可預測性、可變性,所以才叫做人生呢?
  換句話說,假如能夠自己完順地安排與鋪陳,那就不該被稱為「人生」。

  而是「劇本」。

你們

  • Day:2014.12.04 12:47
  • Cat:2014

  曾經你是讓我最感動的人,不對,迄至目前一直都是。
  當然我並不打算去破壞目前的平衡,你知道我老是逼迫自己不要戀棧的,何況我是如此懼怕珍視的人物因而消逝。

  不管你、抑或他,很開心終於自己不再需要為了你們的快樂而負責,是該解放自己的靈魂了,我從不該被拴上這些罪名不是嗎?而我卻自己縮小世界,始終放不過自己,更捨不得你們。
  雖然當我被告知可以放下罪惡的那一瞬,我其實是感到有些慨歎的,我以為我可以影響你們一輩子,參與你們的呼吸、流淌在你們的思考裡;更甚我相信你們所謂的「等待」。
  不過我明白這些等待是不會有結局的,我僅是個自私的創作者,且在這兒發表著譫言妄語。

  但是我承認你是令我動容的一個過客,會形容你為過客是因為我認為你已走遠而不會回頭望我一眼。也許你看到--我猜想你也不會看到才是--我的一番文字後會覺得切齒,覺得我怎麼總愛耍著你?
  可能,我是說可能,因為我不想失去你吧!大概是我認為這樣可以永遠佔據你心中那一塊尚不至崩毀的區域。原因聽上去十分無聊且幼稚,可我實在想不到其他原因了。尤其我也不喜歡替自己辯駁,關於你,我只說這麼一次了。
  
  故當我發現你還有他,或是他們,漸漸地走出了我所強加的意志裡頭,我真有種解脫的感覺……至少我不用再盤據著你們的心頭,使得你們難受致使我心疼。這麼形容似乎有點偽善,可我所說的都是真心話。
  可惜當初我們所言定的「等待」及「永遠」早已消散,隨著隆冬寒風飄向未知彼方。

  也好,至少你們快樂。
  哦當然,我也會為你們欣喜。

9/14

  • Day:2014.09.14 08:35
  • Cat:2014

  上次在社群網站的某篇新聞討論看到有位網友說了這麼句話:
  「女人太想證明愛所以上床,男人卻只是生理需求不一定有愛,除非妳也只想玩玩否則別在關係不確定之前輕易脫衣服,時間久了你們一見面也只剩脫衣服可做。」

  看到這句話,心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妳的身影,這句話儼然是給另一頭的妳的忠告,雖然我認為妳一定早就明白這種老掉牙的道理。
  我想妳是走不開吧,對於自己心頭懸著的那股邪念,無法將之趨離,反而被自己逼得無路可走。

  儘管如此,我還是希望妳能夠早日清醒,擦乾淚水,然後看見周圍的人有多麼愛妳……

生日快樂

  • Day:2014.07.01 05:48
  • Cat:2014
  我心中最沉痛的生日……

  有點記不清楚當時的我究竟是多少歲數了,只記得我還處於天真愛玩的年紀,對於大人的世界仍然是無法理解的那種年紀。
  從小時候開始,父母親都會幫我慶生。有時盛大點,會請親朋好友來家裡玩;有時簡陋點,父母親仍會買蛋糕、送禮物給我,仔細想想,這種家庭行為應是令眾人羨幕吧!也當然年幼的我非常喜歡過生日,因為大家都會陪著我,而我就是主角。
  然而不知從哪時開始,父親與母親的關係變得不自然了,他們相瞅以惡,不願交談,經常爭執,甚至分房過夜。那時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些事情超出我的理解範圍……我僅是個懞懂無知的孩子。
  我以為只要過個幾天,他們便會如往常一樣地嘻笑,一起圍在餐桌上吃飯,哄著我睡。
  而我癡癡地等--等到現下我敲打著這些文字之時,他們再也沒有一起牽起我的手過。

  印象中再過幾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跑去問了母親,要不要找同學來我們家幫我過生日?母親只說了一句「隨便你」便逕自出門了,我不知道母親是不是在生我的氣,便也沒再向她提起這件事了。
  而到了我生日的那一天,我沒有請同學來、沒有跟爸媽討禮物,屬於我的日子也隨著夜色升起而漸漸流過。心中不免還是有一點期待,期待著父母親下班回家,然後告訴我一聲「生日快樂」。
  後來母親下班回家卻不如我的期待,她獨自走進自己房內關上門,估計是上了一整天的班累了吧……
  我望了下壁上的時鐘,再過一個小時就是就寢時間了。這段時間我待在客廳一邊看電視,一邊吞下心中的酸楚--為什麼沒有人記得我的生日呢?

  約莫過了三十分鐘,父親轉動鑰匙的聲音讓我下意識地盯著家門,他開門走了進來,我看見他手上提著一個蛋糕。
  太好了!--我在心裡這麼高喊著。小時候的我特別喜歡蛋糕,看見父親帶回來的蛋糕不免喜出望外。
  父親對我說了句「生日快樂」後,在客廳的桌子放上蛋糕、替我點上蠟燭,然後關燈,獨自替我唱完了生日快樂歌,還拿出相機替我拍了張照片。我好開心,然後許了願望。我已經不記得當下我許了什麼願望,也許都是些小孩子天真的慾望吧。
  接著父親又替我切蛋糕,過程中他淡淡地說:「爸爸最近比較沒錢,所以沒辦法買禮物給你,下次再補給你。」
  當然我有點失望,因為年幼的我並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沒錢?我以為我想要什麼,父母親都會努力滿足我。
  父親遞給我一塊蛋糕,上頭有顆草莓。他用手指示意我,要我拿給在房間裡頭的母親。
  我依照指示走進房內,母親正在看電視。我遞給她並向她說明這是父親要我拿來給她的。
  而母親瞅了我一眼,冷冷地說了句「不要」,又斜眼瞪了我一下……那眼神我至今仍記得清楚。我不明白為什麼母親要這樣罵我?是不是我真的做錯了什麼事?她究竟是不滿意我還是不滿意父親的蛋糕?
  到今天,我仍不明白……

  遭潑冷水的我回到客廳,將那塊蛋糕遞還給父親,而父親也只說了句他吃不下便離開了。
  剩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品嚐那苦澀的蛋糕。
  生日快樂。縱使我現在一點也快樂不起來。
  而,我的生日就這樣隨著指針指著午夜零時而過去了。

  長大後的某日,我翻著一些老相簿回憶著過去,看見當時父親為我照下的那張相片,仍安穩地躺在相簿一隅。相片中的我笑得燦爛,雙頰漾著兩個酒窩,面前蛋糕的蠟燭火光搖曳。
  那也許是我最後一次衷心地渴望過生日了。

  想起實在有些沉痛,尤其是父親的自白、母親的眼神、孤冷的客廳……
  刺骨得足以使人落淚。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