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

  • Day:2013.11.29 17:42
  • Cat:2013

  走進便利商店,那不知走過幾十載的牛奶糖出了新的口味,我馬上買了下來。
  雖然帶有些新穎的滋味,但仍滿溢著它傳統的奶糖口感,令人回味的、懷念的。

  這種牛奶糖充斥著我的兒時回憶,猶記得它在我仍為孩提階段風靡一時,連我也不例外。而我第一次品嘗到它的味道,則是外公買來送給我的。外公疼我,我倆形影不離,生活習慣互相影響也類似,迄今仍能在我身上看見過去的幾分影子。祖孫倆宛如要好的朋友,開眼是彼此、闔眼是對方。外公捨不得我被母親打罵,便偷偷買牛奶糖安慰我;每次小舅出外購物,外公也總是萬分交代,要小舅一定要替他買回個幾盒糖。想想,當時外公可促成了該公司蓬勃發展吧。
  後來搬家了,偶爾才能見上外公一面,外公也會偷偷塞盒糖給我,他知道過去的我愛吃,縱使我已經步入青春而不再貪戀這些糖。然而長輩們總是揶揄我,說我這麼大了還愛吃糖、說外公為了給我買糖特地請小舅出門買……我才覺得外公無時無刻都想著我,這種細小的幸福、踏實的幸福、懷念的幸福,對我來說也許一輩子也消抹不去。

  外公對我的掛念在他患病住院的期間仍絲毫不減。
  不久前的事罷--對我來說就像昨天的事一樣,偶會想起、偶會哀然--外公因為急性肺炎住院,暗估是有年歲了吧,病情一直無法痊癒,長期住院的外公接受許多治療,身邊子女來來去去,外公的精神狀況每下愈況,忘了時日、忘了家人……每次去探望外公,他總愛問:你是誰?或是把我們任何一個人記成另一個人。對此,晚輩難過卻也莫可奈何,只能笑笑地接受。
  可我永遠無法忘懷的,是在這段歲月裡頭,外公誰也忘了,卻沒忘記我!
  他還記得我的名字、我的長相,阿姨們去探望他,外公卻是一直嘮叨著我在哪兒?我吃飽了沒?或是吩咐著大家去買糖給我……

  ……我,對於外公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待我懂得品嚐過去與為自己的行為後悔後,現在的我真的好後悔,後悔當時我沒有不顧家長反對,千里迢迢也要每天去陪上你幾小時;後悔我沒有提出自己的意見,讓阿姨們不要送你去安養院……我錯過了大批時間、錯過了眾多決定、更錯過了你。
  在今日猶如笨蛋般地緬懷過去,回憶你帶給我的甜甜的滋味,筆下一些難以言喻的苦澀心情。
  我是垃圾,沒能保護你的垃圾。
  我錯過了你,我很抱歉。


  外公大概是這世界上最愛我的人,而我卻沒能成為最愛你的人。


  『我為自己不能無所不在向萬物致歉。』--Wislawa Szymborska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9/13

  • Day:2013.09.13 19:48
  • Cat:2013
  我喜歡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去任何地方,因為那可以看見各樣的人、聽見各式的話。
  前些時候我經常會搭公車找朋友,路途由城鎮轉為郊村,在這近乎一小時的時光裡,我能觀察許多世界上不一樣的小角落。好比那座傳統早市,果販菜販在清早便碌碌地開著貨車、抬著竹簍,清點著、盤量著;或是那些賣著中式早點的,忙著揉麵煎餅熬豆漿,幾乎不得一刻閒。而我看著他們俐落的身影,及偶爾閃耀在空氣中的晶瑩汗滴,打從心底地享受這世界的和平。他們認真工作的畫面停駐在我腦海,這種美讓我無法忘懷--何時美變得如此平易近人?祇要出自真心的欣賞他人,就能望出他們的美。
  或是當我坐在那不甚舒適的座椅上,聽著旁邊或是後邊的人們談論著自己的故事,儘管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總有著一段有趣的故事。無論是荒繆的天南地北,或是深度的哲學思理,又或挾怨的抑鬱埋怨,總能讓我聽著,腦海中便浮現那麼樣的畫面,宛如我正在經歷他們的生活。幸運的話,還能從他們的對話中獲取新的知識,從中發現世界的百樣人。

  其實再怎麼過都是人生,苦的甜的酸的澀的,即便自己不想這麼生活,卻在不知覺間磨掉了許多光陰,而當我回首,發現那些夾雜甜甜的笑、苦苦的淚的成堆日子,就是人生……
  而那些努力的、忙碌的、歡樂的、怨懣的人,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呢?藉由他人的故事,來拼湊自己的人生?

9/11

  • Day:2013.09.11 18:18
  • Cat:2013
  過了兩天我仍然對當時你我相怔的畫面感到揪心。
  你幾年沒見我?我時常在想,在這些日子裡,你曾否念念我?
  你有沒有看著那些我曾穿梭過的廳堂、著過的衣裳,憶起過去的光陰?
  或是拿起泛黃的相本,回憶相片中你擁著我,我臉上印著小酒窩的美好?

  你還為我,掉過一滴淚嗎?

  我看著你走進門來,我嚇了一跳,而你也是。
  你的頭髮白花花了一片,宛如雪地般冷酷又淒涼,臉上滿是皺紋,又深又長,體型消瘦,不如過去精壯,整人散發孤僻與悲涼。我有點無法適應這樣的你,我不曉得年歲如何讓你變得這麼陌生。
  我倆相覷數秒,我發現你眼眶稍稍紅了,我不確定自己是否看走眼……我希望是看走眼,我不要你為我掉淚,那會使我心疼;我寧願你皺起眉頭對我咆哮,我倆才會帶著仇恨,不去想念過去。
  你率先移開眼神,說了幾句話後離開了。你連聲音都和過去不一樣了。
  你走得如此乾脆俐落,是不是代表這是我倆最後一次交會?

  我發現你將關於我們的東西全都收在一個盒子裡,它們原本不是放在那兒的,而你卻將它們收到了盒子裡,你在收拾的時候,必定一一看過了吧。我真想知道你是抱著什麼心情看著那些紙張相片,你笑了嗎?還是哭了呢?抑或是憤怒呢?我想答案不會是後者吧,我用如此樂觀的態度解讀著--你有很多機會可以將它們扔掉的,可是你卻沒有那麼做,是不是因為你認為它們很重要?

  回到家後,看著那些舊照片,讓我哭了,就連寫著這篇文章都讓我流了幾滴眼淚。
  不曉得是哀悼那些過去,還是不捨得你當天的背影。

  如果我倆都對彼此抱有仇恨,我們就不會哭了……
  你就這樣隨著那間屋子,消失了……

8/25

  • Day:2013.08.25 14:31
  • Cat:2013
  「安逸使人怠惰」,這句話說得一點兒也不錯。

  心裡還存有夢想的我,常常覺得為什麼世界上有那麼多平凡的人呢?為什麼他們沒有夢想,只是庸庸碌碌地在過著自己剩餘的人生?
  後來我才明白,原來這些夢想早就在那些安逸的日子中蒸發了。

  人生就像燒一鍋冷水,起初平淡沒什麼波瀾,人們覺得無聊,希望人生能有個精彩的角落。慢慢地,冷水漸溫,冒了些許泡泡,這就是人們「夢想」萌芽的時刻,對未來充滿了幹勁、憧憬,對人生抱持著熱忱、渴望。然而,波瀾四起,這鍋冷水在時間的推移下燒開了,泡泡猛竄卻隨即破裂,整個鍋子喧囂躁動,直至……蒸發了!

  活得愈久,才發現人生中有太多無可避免、無可奈何的大事小事,在我們處理這些大小事的時候,覺得非常有成就感,好似值得光宗耀祖一番,又十分容易浸淫在自我滿足裡頭,因而鬆懈、近而怠惰。我想這或許是愈富有的人想追求愈高的生活品質的邏輯吧。
  過去的我所處之環境及人際關係並不是挺友善,雖然當時我的生活充滿怨嘆,可是我卻在那樣的情況下磨出了細膩的心思,筆下了真摯的文字。時間一轉,我換了生活環境,身邊的人脈也一併轉換。現在的生活我誠心地認為是好的、安逸的--我嘗試過得放鬆些,放下心眼更單純地看看周圍--而衷心地感到這是好的生活。
  可是我卻忘了觀察與體會生活的小細節,只因為現在的生活不適用我心中的敏感。就連久久打開一次這個部落格,我竟發現有成堆只寫了一半甚至幾個字就被我隱藏起來的未完成文章,此時我才意會到,這種安逸的生活,也讓我成了一個沒有夢想,空徒應付忙碌的平凡人。

  我不想當平凡人,這不是我。

  意識到自己的散漫,讓我幾近焦慮,慌忙地打開撰寫文章的頁面,想敲出幾個字證明自己的有能,卻好像胡扯了千百個字,毫無邏輯與重點。
  我啊,果真不適合平淡的生活呢。

第三者

  • Day:2013.03.04 14:30
  • Cat:2013
  女人實在不需淪落到成為第三者的必要。
  的確,是「淪落」,由我的遣詞可知成為第三者對女人而言是多麼恥辱的一件事。
  在感情的世界裡頭,沒有誰是非要誰不可,也沒有誰比誰偉大,大家都是一等一地相互對等。
  男人有骨氣,那麼女人也要有骨氣。
  
  人說,第三者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女性,因為她們為了愛一個人,背負了全世界加諸於她們身上的罪名。
  女人啊,難道這樣就是女人最偉大、最無私奉獻的表徵了嗎?
  別傻了,感情裡沒有誰非要誰不可的道理。若將社會比擬為戰場,那感情世界一定也是。和在社會闖蕩的準則相同,感情世界中,妳想要怎樣的戀情得靠自己爭取,沒有人會同情妳、體諒妳、禮讓妳。今天妳為了一段感情遍體鱗傷,哭著向人埋怨「我怎麼都遇到這種男人?我不想相信愛情了!」根本沒有人會憐惜妳,這對他人來說,只是一段稍顯悲傷的故事,而妳愈哭僅是讓人覺得這故事愈精采。這就是同情了嗎?
  聰明的女人都會明白,如此自信又完美的自己,何苦委屈自己去排隊當第三者呢?只要記住一件事:感情中絕對沒有誰非要誰不可。

  向眾人傻傻地表露自己在感情路上跌了幾次跤,眾人只是嘲笑妳;而向眾人哀怨地傾訴自己成了他人的第三者,眾人只是指責妳。
  清醒點啊!妳可是努力打理外表又充實內涵的艷麗女人,可不是小丑,為什麼要讓他人朝著妳笑、指著妳罵?
  今天妳成為一個有價值而令人渴求的女人,那是妳的努力,而美麗的愛情則是妳應得的,妳沒有理由去排隊爭取一份不被祝福的愛,甚至得像他飼養的寵物一般,要吃飯要玩耍還由不得自己?

  男人若不是非妳不可,那妳也不是非他不行。

  除非妳挺享受那種刺激又遭人指點的人生,否則趕緊擦亮雙眼,看清楚自己現在的模樣。
  妳真的想要永遠背負不貞不潔不道德的罪名嗎?妳真的渴望一段模糊又不被承認的愛情嗎?妳真的願意忍受一段不知是否有交代的未來嗎?
  妳或許會感到無辜,因為妳完全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成為了第三者。既然如此,那麼錯不在妳成了第三者,而是錯在妳仍走不開。
  倘若男人欺騙你,害妳天真地投入了他的懷抱而不自知成了第三者,可見這種男人妳留著也沒用,沒有其他理由可說服妳繼續待在他身邊。男人要不就做得乾脆,果斷地處理掉他的另一段感情再回頭追求妳,要不就是認清自己的現實情況,別霸佔著妳的幸福賴著不走。
  假使男人黑與白都不願做,那麼妳也灑脫地告訴他:「抱歉我的幸福只留給能給它交代的人!」

  女人除了創造自己的價值外,還要活得夠清白、有骨氣,情場如戰場,傷兵敗將很快會被淘汰,想要取得勝利,就得保持自己的清晰判斷力,還得固守自己的原則。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