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

  • Day:2012.08.14 10:14
  • Cat:2012
  小時候,我的房間裡頭有個大衣櫃,衣櫃門上附有一面大鏡子,可以反射出整個我。
  我經常會對著鏡子裡的另一個我說話,也會在鏡子前面擺弄四肢,也會專注地凝視著鏡中自己的臉龐。
  每當我在這麼做的時候,心中常有種奇怪的感覺,我還小,不懂那是什麼感覺,我只知道,絕不是開心。

  我深深記得,某次在我凝視著鏡中的自己,看著看著,我竟然哭了,以嚎啕大哭的方式。
  不明所以地,望著鏡中的我,我嘲諷自己像個白癡。

  直至長大後,我才明白那種感覺是空虛。
  那是一種很寂寞的感覺,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
  沒有誰會和我說話。
  沒有。



  如同今日,我仍為了我的一無所有而哭泣。
  也只有鏡子懂我的醜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六年

  • Day:2012.07.01 15:46
  • Cat:2012

  七月一日,六週年快樂。
  不是自我解嘲,而是真心的希望。
  六週年,快樂。

  我認為我已經釋懷了,且也能夠淡然地向人談起這一段故事。
  是啊,它是一則故事,而且早已完結了,我也該闔上了。

  其實我覺得我這六年過得十分渾噩,這當然與這件事情無關,而這六年來我確實成長了不少,無可否認的是我的確成熟很多,這無非不是好事,只是有時候不禁在心中自憐,因為我可還想大發嬌嗔多任性個幾年呢。
  很多朋友告訴我,現在的生活對我而言是種解脫,我覺得倒也不如解脫如此快活,我逃離了一種傷痛,想必會有另一種傷痛要我體會。而我明白,那即是空虛寂寞的傷痛。
  我從不把自己說得多可憐,也不想把自己表演得多麼需要人愛,我沒那麼柔弱。
  只是我長久地覺得,我少了什麼?不過這個答案還是保留吧,我也不想向誰展露我該死的悲觀想法,至少我比太多太多人幸福。

  打起精神來吧,六年了,我還是要此般鼓勵自己。
  六週年快樂。


----

  時間過得真快,昨天我在管理這兒的文章時,發現一篇過去被我設為永久置頂的文章已經被我前日新的文章掩蓋過去,這才驚覺不知不覺間這裡已經走了四年的光陰。
  謝謝那些與這一路相伴的人,謝謝你們能夠從我的第一篇文章讀到今日,仍為連篇累牘,雖懷有愧疚不過更感激一直做為沉默讀者的你們。

  

6/29

  • Day:2012.06.29 02:41
  • Cat:2012

  說吧,就說我是個很念舊的人。
  這幾天又把網路上的聊天訊息翻出來看,我從不留下聊天記錄的,為的就是避免我再度沉陷在過往的封塵,然而這次卻是巧合害得我腦袋又裝了堆無謂的空想。

  從一年前看到今日,不知怎地,內心感到好惆悵、好消沉。
  覺得以前的自己真棒而今天的我卻這麼糟糕。許多現在已經發生的事情,在過去的我的眼裡卻未及預料,然後就錯過了,不管是錯了還是過了,我僅知的是,倘使我能後悔,我早會去預防這些我並不期待的悲楚。
  諸如此類的文章已經打過好多次,每次總是緬懷過去,然後又感嘆自己為什麼改變了,可是我卻不能做些什麼了不起的心態轉換,仍然不停的叼念,果然我是個窳敗不堪的無用之人。

  看過了這些聊天記錄。其實有時候我會感到很不甘心,覺得自己明明辦得到的事情,在當下卻突然腦帶頓塞。以及過去的我,明明如此健談卻又自傲凌人,遺憾的是,我卻還是討厭現在的自己。

  我知道我該打起精神來了,雖然偽裝不是辦法但我還是想繼續隱蔽下去。
  我從不是一個需要他人為我擔心的人,也一直都抱持著「不能讓他人知道太多」的自覺。常常在我生命裡有某個誰出現因而打壞我的原則,使我的計畫崩解--這是我看著那些聊天歷史訊息而總歸的結論。

  我啊,果然還是得始終如一,沒有例外、沒有特別。

  我還是得當個獨立的女強人,一直都是,不會變。

6/16

  • Day:2012.06.16 13:24
  • Cat:2012
  如果我的話對你不具影響力,那麼我將不會再叮嚀;
  如果我的人無法讓你改變,那麼我將不會再要求。


  若是我真的這麼卑微的話。



  別做表面給我看,我想要的是「真誠」。
  如此不情願,何苦於表演?


  我沒有願望了,不想要了不奢求了。
  我不說不鬧,就這樣停止直到結束。

《停止批評,用正面的能量看世界》

  • Day:2012.06.09 12:34
  • Cat:2012
  當一個朋友,穿著她/他精心挑選的褲子出現在你面前,你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
  你會說:「哇!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好好看!你的眼光真好。」
  還是你會想:「他/她幹嘛穿這樣,是要去釣馬子/凱子嗎?」

  當然,我舉的例子有點太過極端,但我相信,大多數的人看到那件新褲子,都是「具有敵意」的。台灣人有一個壞習慣,或者說是一種文化,那就是我們很喜歡批評,我們很喜歡用負面的觀感來看這個世界。

  一個政策的推出,只要有損自己利益,我們就罵。
  一個人交了一個跟自己年齡或身分不符合的情人,只要違反我們自以為是的道標準,我們就罵。
  一位運動員在一兩場的比賽中表現失常,有違我們的期待,我們就罵。

  我每天點開當天的新聞,除了那些腥羶色的內容之外,最讓我感到訝異的,是新聞下面的留言。每每把頁面拉到底端,都是充滿情緒性字眼的留言。除了新聞,每天打開臉書,新聞牆上也都是充滿負面情緒的抱怨與批評的字句。

  不知道是教育的問題,還是整體環境氛圍的影響,我們在看待事情時,並不會去深入地分析或者是設身處地地為對方著想,我們總是以自己認為的標準去看待事物;甚至有些人,往往認為自己比任何人都害,自信掩蓋住他去分析事情的本能。

  我有一個朋友,他每天在臉書上批評台灣是個「鬼島」,只因為大多數的人政治立場跟他不同;他會在網路上批評學校的管理人員,認為他們「無腦」,只因為對方作業流程有了疏忽;他也會大放厥詞,認為現在檯面上演員或者作家的能力都不及他;他更會在大家聚會的時候批評某位女生男朋友的經濟能力。我的那個朋友乍看之下好像很偏激,但其實他只是對這個世界有多少的不滿,或者,他的本意是希望這個世界能夠變得更好。

  但他用錯了方式。

  批評並不能解決問題,如果是自己無法觸摸到的領域,那批評就更無濟於事。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不滿,必須要有正當或合理的管道去做抒發。如果你不滿政治,你就用選票去發聲;如果你不滿生活,你就改變自己的心情;如果你忌妒別人比你好,那你就默默地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如果每個人每天都少一句批評、少一點辱罵、多一點關懷和設身處地,那這個世界不知道會有多可愛。

  妳們也許有過這個經驗,當你把男朋友介紹給其他朋友認識時,有一些朋友會真心地祝福妳,他們很高興妳找到了真愛;但有一些人會開始「關心」妳男朋友的背景,然後開始質疑妳得來不易的幸福。

  妳或許會很沮喪,因為妳不懂為什麼大家都要給你這麼多負面的意見,讓妳也開始想要質疑自己的這段愛情,為什麼大家就不能夠真心的給妳一些鼓勵呢?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我們已經被教育成一顆真正的草莓,我們只要發現有人條件或經濟能力比我們好,我們就會開始批評,開始找尋那個人的缺點;我們只要看到與自己立場不同的人提出意見或提案,我們會不管內容的真實性,盡力去找尋那個人提案的缺點。大多數的人做任何事情都只出一張「嘴」,而那些批評的言語,全部都是源自於內心中的自卑。

  有時候真的覺得很累,累到不想跟人說話,因為我發現,身邊很多朋友他們都不願意接受這個世界,他們有太多的不滿,但你仔細想想,如果他們連這個世界都不能接受了,他們會接受我嗎?
  
  阿格西在他的自傳「Open」一書中說道:「網球比賽是最孤單的競賽,因為它不像籃球或棒球,可以跟你的隊友互相合作;在網球場上,你沒有教練指導,你也沒有團隊合作,你只能靠自己,聆聽自己的心跳。」

  打網球就跟過人生一樣,就算你有再多的朋友,到頭來,你還是要自己處理孤單。就算你對這個世界有再多的不滿,你還是要改變自己的心境去接受它。

  但要如何做到這一點呢?

  很簡單,跟別人說話時,多一些讚美,多用正面的能量去衝擊自己的思考模式,如此一來,你的人生就會變得很輕鬆。


                           /郁舜《停止批評,用正面的能量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