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

  • Day:2011.12.20 18:12
  • Cat:2011

  「要是他不在,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其實我也是一樣的。
  我的生命裡頭,對我而言是「重要」的並不多,之外的東西我都不太在意也不怎信任。所以當我失去了那些「重要」的東西後,我也是什麼都沒有了。

  失去了那些東西後,我不知道如何再去信任一個人或一件事,我沒辦法對除此之外的事物放心,可是那些東西消失了,我只剩下一個人。

  一個,自己。

  而如今我身邊的東西一件件消失褪去,我覺得我真的快要一無所有了……
  我又要變回一個人了嗎?


  不要好不好……
  拜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安全感

  • Day:2011.11.21 16:07
  • Cat:2011
  當一人對我好時,我感到窩心,卻又覺得空虛。

  那種感覺倒也不能以空虛稱之,該說內疚?還是恐慌?我也無法以最妥當的形容詞描述這種感覺。只能說患有強烈的不安全感,因此姑且用「空虛」替它標籤吧。

  與我較熟識的人應該都曉得,我是個蠻冷靜的人,更真確的說法是不擅長展露自己的情緒,有時是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有時是很難發自內心的表達該情緒,久而久之,「冷靜」則變成一種常態了。
  我經常在尋找某些安全感也許身邊人並不曉得。如果說人類有「補償心態」的話,我大概是那位身受其擾的人。為了尋找安全感,儘管方法多麼卑劣我還是使用了,而在事後便會後悔、感到空虛甚至覺得自己很糟糕,狂大的自責感輪流斥責我,日復一日。
  很少東西能帶給我安全感,我也不知道我何時變得這麼貪心了?我猜是從失去父親失去和美家庭時起吧。我仍然擔心受怕著,深怕我僅存的東西又不翼而飛,而我卻什麼也抓不著。
  我知道一個人對我好一定都是有目的的,不可能有人會平白無故對我好,除了我的父母親。

  但是那些無條件愛我的人卻讓我心碎。

  我變得失去安全感,覺得許多事物最終都會改變,感情會褪去、愛會消去、想念會淡去……
  複雜交錯的感情上我得不到安全感,而我卻還在對友情愛情失望……
  我知道我很貪心,我想要的東西太珍貴了,完全不配我這個人。

  我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我也沒有我自己想像的那麼聰黠敏銳,在別人眼中看來我早該是駑鈍無知,不會表達自己的情感又不太能與人和睦相處。
  我想法很自私很骯髒,為圖目的而不擇手段,什麼都……

  因此當有人對我好時,覺得好慚愧,因為我可沒有那個價值讓你們這樣對我。
  而我要是沒有這個價值的話,豈不變成無條件地為我奉獻嗎?
  無條件的愛我早已無法相信了啊。
  
  好多人在我身邊我也很珍惜,但是安全感說什麼也得不到。
  或許有人該教教我,教我怎麼從小地方尋回安全感了。

  為什麼怎麼樣就是無法滿足……

11/21

  • Day:2011.11.21 15:42
  • Cat:2011

  我覺得現下的我沒辦法努力。

  也許只是為怯弱的自己找藉口,聽來就像是眼淚流流鼻涕擰擰後說的諧謔言詞--我如此說服自己。
  有時候人類總是難以適應與往昔不同的事物--尤以逆境居多--,而我也不過凡人一介,我想我並不能以隨遇而安之姿於短暫的時間內明白新的腳步該如何踏、新的角度該如何望。

  就連怎麼抒發心情都忘了。

  這裡空白了很久,知道自己好久好久沒有寫文章了。三更挑燈時刻,「寫文章」的念頭時常自我腦海一掠而過,可思索過後依然按下了關機的按鈕。
  好難重新拾回動力,我有一種風雨欲來的預感,像是情感的衝突或是低潮期什麼的,該如何避免連我自己都不曉得。

  緬懷過去其實很快樂,因為永遠都不必面對未來。未來是無法預見的,無法預知相當於無法掌握,無法掌握相當於無從應變,難怪如此多的人都喜歡戀棧於過去那些日子的酸甜苦辣。

  言而總之,努力點吧,我。

10/30

  • Day:2011.10.30 02:32
  • Cat:2011
  在進入文章以前,先對妳說聲生日快樂。
  希望這一聲對妳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就像我對妳一樣。

---


  好久沒有像現在一樣了,我指的是慣性失眠。
  已經沒法子了,做了身體檢查,得知自己的作息令自己生了病,卻還是無法停止這樣的生活模式。

  曾經的慣性失眠是為了思,今次的失眠也是為了思。
  在過去的那段日子裡頭有許多的惡夢,在我的腦袋裡不斷重播,我不得不去閱讀那些雜亂的思緒,也不得不去回探那些驚駭的畫面--可如今這些東西早以灰飛湮滅。
  現在的我不會再像曾經一樣,閉上眼睛便開始胡思亂想,我早已學會如何沉澱自己的心緒,慣性失眠這種事情好久好久沒有再提起了。

  直至最近。

  我不曉得究竟所「思」其何物,只覺得一切都讓我焦慮得無法入眠--甚至是無法靜下來。
  我一直覺得當我走過的路愈多、活過的時日愈久,我便更能處理自己的人生與情緒。然而事實似乎不如理想,我果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有時候覺得自己真的太過於狂妄,對任何事情都抱持高度的自信,當然我認為這樣活著也不賴,不過當現實與自己的預測差得萬分遙遠,那種堅硬的自信被擊碎的感覺,果真還是痛到心底深處。

  整篇隨筆被我刪改了無數次,還是找不到確切的表達方式來貼切我的心情。
  近日來的疲倦讓我病了,腦袋好昏沉。

  應該是逼迫我上床睡覺吧。
  晚安了。

9/27

  • Day:2011.09.27 02:17
  • Cat:2011
  久違了。

  腦袋昏困,總覺自己似乎生病了,卻又無法指出哪兒出了毛病。
  我覺得自己在這陣子失去了很多東西,我的心裡沒太大起伏,畢竟我本來就是冷靜的人,只是日子漸久待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變得好寂寞。

  坦言之,我一直都認為妳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也許妳感受不到,甚至是妳壓根兒不這麼想。
  不論過往種種,但我現在承認了,妳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並非是我要挽救什麼已經破碎的結果,也不是要說些漂亮話來完整自己的立場。
  僅是抒發、僅是傳達,僅是如此。

  在我人生的歲月裡頭,遇見非常多的人,他們在我心裡走過的痕跡我都還記得,但各種腳印一層一層地覆蓋,有些痕跡都逐步被取代,剩下的、清晰的,所剩無幾。
  而妳大概就是不斷在我心中走來晃去的人吧。
  也因為妳已經在我心裡來回無數次,因此我心中的秘密都被妳窺視一空了吧。對此,真感謝妳。
  我從不是一個會去表達內心的人,我需要一個不需明談即能曉得我內心的夥伴,也需要一個能認真聽我說話同時也能理解我所講的朋儕,而妳正巧落在這個位置上。
  很特別吧,這種人真的好少好少。

  真的很感謝妳了解「我」。
  妳是個聰明的女孩,我說的話妳一定也能懂,妳明白我不是要害妳,只是妳無法接受我的坦白。如同現在,我在這裡打的一字一句字字真心,妳的反應我大概也猜到了,縱然如此,我仍然想抒發些說不出口的心情。
  日子過得好快,很多東西就像放錄影機快轉而過,好多東西我還沒明白還沒領悟,好多個時間我還沒去把握,好多人我還沒去珍惜……可是我停止不了!
  現在我和妳的關係,如一靜止的水面,若是沒有外在的刺激,便平靜如完好;一旦有東西落入便水花四濺,激起數個水紋,久久未能平復。

  其實我不敢把握我們還能不能像過去那樣交談,不是疙瘩不是內疚,而是我認為我們的生活已經分開成兩個不同的空間,妳有妳的宇宙我有我的天空。妳不能要求我在妳的宇宙裡漫遊,我也不能強迫妳在我的天空裡飛翔。
  以前我們的世界是二合一,現在則是一分二。以前的我們必須顧忌對方,調整自己的角度與對方磨合,才能算是一個「完整」,現在不同了,我們各自取得自己想要的成分,分開妳我的世界,開始不一樣的生活。

  感傷後悔是一定會有,但我並不想去改變它。
  若我插手去改變,那麼這狀況這情感就會變得矯作不純,這不是我要的感覺。
  我想要的是長久醞釀,有爭吵有溫馨、有淚水有歡笑,那種有層次的味道。

  越喜歡妳就越討厭妳,真恐怖。雖然我覺得妳大概也是這樣的想法吧。
  我有和他人聊聊,據說有這樣的想法是正常的。
  想比較想要比妳好,可是又捨不得妳不想丟下妳,所以當我知道妳想要做我的推手時,我真的很失望。我要的不是這樣。我這樣說不曉得是否有些自私。

  現在我的生活已經沒有了妳,我還是很懷念妳,還是會想想妳。
  只是那變成一段故事了。
  儘管妳多麼了解我,還是我多麼了解妳,到此,就夠了。

  這些日子以來能說的都說罄了,就是希望妳好,真的。就再相信我一次吧。
  還有也很感謝妳,說真的我也喜歡測試極限,容忍我的極限。我看到妳進步了,真棒。
  新的日子裡我仍常常和身邊人提到妳,甫提起妳,過去那些時光就會又浮上來,感覺很棒但卻有韶光流逝的缺憾感。
  下一個像妳這樣的人不知道何時才能又進來我的心,在這之前我都會懷念妳,不,應該說不管過多久我都還是會懷念妳,因為妳在我活過的日子裡真的很重要。

  寫著寫著又進入凌晨了,就是這點還沒變--一到深夜便想起好多東西。
  就要結束了,這篇文章,還有這段故事。

  保重。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