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

  • Day:2010.12.21 09:10
  • Cat:2010
  當我們在吃飯的時候,一定不會去思考一粒米飯是灑過多少汗水而來;
  當我們在閱讀的時候,一定不會去試想作者絞盡多少腦汁來編纂;
  當我們在購物的時候,一定不會去思索這件商品經過多少人的手才到這裡;

  當我們在接受別人的好意的時候,一定不會去設想對方是如何的辛苦且甘願付出

  因為一切都離我們太遙遠了。
  對於看不到聽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人類都認為它太過模糊不切實際。
  也就是即使今天有人告訴我們非洲地區有人正在受苦受難甚至瀕臨死亡,對於沒有親眼看見的事物,實在很難相信。
  而當我們在吃飯、閱讀、購物的時候,我們也看不見其背後的故事也就順理成章的不去思考。

  人都是看表面的動物。
  在接受別人的美意時,九成不會去思考對方對自己的付出是否值得感念,大多只是「理所當然」的去接納。
  且人類總是會抱持「對方自願」的片面思想來看待自己所獲得的好意。
  可是背後的汗水、淚水究竟誰能察覺呢?真是自私啊。
  每個人都是這樣的,我也是。


  所以我想我大概沒資格抱怨也無法去奢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虔誠

  • Day:2010.12.01 15:01
  • Cat:2010

  我從不認為我是一個很誠實的人,因為在我的內心總是充滿謊言。

  某天中午我正要走路回家,看見一個年紀比我小的男孩,我看見他拿著一炷香,朝著自己家門口外的小小香爐舉香膜拜。我看著他緊閉的雙眼,像是祝禱什麼一樣地唸唸有詞,最後再貢上自己手上的香,離去前還合掌膜拜數次。

  從他嚴肅的神情我看見了強烈的虔誠與純潔。

  我從來沒有想過當我付出自己的真心、讓自己的內心清靜無暇時,那會是什麼感覺?
  正確點來說,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心甘情願地付出真心……。
  我想我無法露出那種純潔的表情吧,我大概被什麼東西踩在腳底下了,而身上沾滿塵土。

  那孩子的真誠在他合掌膜拜的一瞬間便刻印在我的感官神經裡,我突然覺得很美。
  很美--毫無瑕疵、純粹的美。

  美得讓我很羨慕、很嫉妒。

11/28

  • Day:2010.11.28 06:07
  • Cat:2010

  「有些傷來得很慢,很淺,反覆,重疊,未必容易感知。愈親密的親人愈容易傷得輕忽無形家常慣性,頂撞譏諷熱如豆豉辣椒,怠慢淡漠冷比床底櫥縫。」 /莊裕安。


  以上是莊裕安先生在對於馮平的小品文得獎作品「蟲」所做出的評論其中一小段。
  看完馮平的得獎作品之後,內心有很多感觸,我不得不說這篇文章真的寫得很棒,且文章描述句句扣人心弦--不是感動的,而是內疚的那種。就如同文章內所寫的「像蟲一樣,咬出一個洞以後,會再咬出一個洞」。

  離自己越近,往往會讓人更容易忘記自己和對方的距離。
  你以為很近了、夠近了、伸手就能碰到了……
  實際上是無法統計的,距離。

  剩的只有一縷煙……。

11/23

  • Day:2010.11.23 12:42
  • Cat:2010

  老實說,我真的十分害怕自己手上一無所有。

  我喜歡有重量的東西不論其為何,因為我總是感覺不到自己的重量。一直都覺得還不夠,感覺自己仍然只有那幾兩重--就像地球和月球那六分之一的差距--,對此感到哀然與懊惱。

  我有太大太大的野心,卻有太多太多的不努力。
  我現在連消沉連妒忌的時間都沒有了,我也沒時間再去應付裡裡外外那些不同的「我」了。
  拜託不要阻撓我,我沒有餘裕去對付。

  我只想趕快填補漏缺的六分之五。

感覺

  • Day:2010.11.23 12:38
  • Cat:2010

  許多人總是跟著「感覺」在行動,但這是人之常情,因為人類是感情動物。
  做任何事情皆是跟隨一種感覺而一頭栽進去,沉溺老半天卻不曉得為何痴狂、為誰狂戀?知道的,卻只剩下一種「感覺」了。
  雖然憑著感覺行動是種不智之舉,但偏偏大部分的人都無法控制自己傾瀉而出的情感,然後再為流淌而去後的空虛心靈哀悼。

  為什麼人類要如此無所謂地生存呢?
  也只是一種感覺而已,我想。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