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y:2008.12.18 11:59
  • Cat:2008


  「我病了!」她磅地一聲撞開門。
  「怎麼了?」我驚詫的望著她。

  「世界好髒,好汚穢!害我得病了!」
  「怎麼説?」

  「我討厭這世界。」她眨了眨眼,然後以更激憤的態度説著,「好多人犧牲……還有,他們的血、他們的涙……」
  「……髒掉了。」她凝視自己的手心,表情有點驚怕。
  斗大的涙水沿著頰滾下。

  「好多血……我生病了……」顫抖著音。

  「別怕,」我拍了她的肩,「世界都病了。」
  我接著説,「將它們通通吃掉吧!」囓食。

  「報仇?」她説。
  「對,報仇。」眼裡閃爍著光芒。


  「朝著這世界報復!」濃的夜,眼珠子轉呀轉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面具

  • Day:2008.12.08 00:21
  • Cat:2008


  利益就是可以讓我為了獲取好處而去靠近、接近某些人。
  和他交心,卸下防備。

  然後……



  自己已經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才發現被我騙了。

解釋

  • Day:2008.12.03 10:14
  • Cat:2008
  我是個很不喜歡解釋的人。

  解釋就像替自己找麻煩,尤其是對解釋了也沒用的事情。
  爭辯誰對誰錯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祇是下一歩該怎麼做而已。
  有些眼睛看得太淺太近,覺得自己看到什麼,則事實就是什麼,再怎麼辯解也是徒勞無功。

  反正眼睛與腦是長在對方身上,他要怎麼去解讀我干渉不了,又何苦於解釋呢?

  要去爭論誰對誰錯之前怎麼不先想想自己究竟看見多少東西?


堅強

  • Day:2008.11.28 14:06
  • Cat:2008
  我好怕別人跟我説,「要堅強」。

  我很少和別人談自己的心事,因為我覺得別人不需要懂,我也不需要別人的懂。毎毎一次和朋友談談自己的私事,而又當朋友告訴我「要堅強」時,原本還以平淡心情道出自己事情的我,就會崩潰。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堅強的,所以我很害怕別人看出我很懦弱。人都有自己想掩飾的一面,而我最想藏起來的部分--就是那一段。
  我用雲淡風輕的態度來對別人闡述自己的事情,我一點都不想關心、一點都不想被別人關心。
  我想要用自己的雙脚站起來,也想用自己的立場去面對。
  當對方看出我很懦弱的時候、對我説出要堅強三字的時候,我的眼涙會瞬間掉下來。

  對不起。
  我不想要你們的鼓勵,倒是,我想要你們看到我具體的行動。
  我不要説在嘴巴上的堅強。

11/23

  • Day:2008.11.23 10:21
  • Cat:2008

  以前手機的電話簿,第一個新的是母親,第二個是姊姊。

  暑假過後,姊姊去了高雄,剩我一個人。
  她剛離開的時候,原本我以為沒什麼改變。的確也是沒什麼改變,我並沒有任何不適應的地方,也沒有不習慣身邊少了一個人。
  總覺一切十分自然,我不需要特別去習慣它。

  而這個過強了的「習慣」,已漸漸成自然了。
  前陣子我換了新手機,由於我很少會主動新號碼,於是也沒有存入SIM卡的舉動。
  換手機後,我又將通訊録重新輸入一次。

  直至前幾天,我才發現我竟然沒有輸入「姊姊」這個聯絡人!

  原因我自己也猜測到了,因為她太久不在我身邊,所以我習慣了沒有她的「人」的存在。
  感覺我都快忘記自己家中不是只有我一個小孩。



  「習慣」竟然能連人物都一起呑噬掉,更何況是回憶?